嘉善博客
小白.西游记.三十六记
唐僧问:“悟空,为何学吸烟?”悟空回答:“台湾未回归,心里很烦恼!”
个人首页管理博客
个人资料
⿺尛儍ㄣ栤唲
博主:⿺尛儍ㄣ栤唲 [MM]
称谓:举人(3级)
注册:2007/3/22 15:14:48
[加为好友] [友情链接]
文章分类
我的相册
相册
上一张下一张
统计信息
日志:6篇
照片:93张
留言:47条
访问:2164人次
RSS2.0
播放器
我的文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.永远...抹去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记忆像流星雨一样向我袭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知所措啲莪只能罘情愿啲想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仨个譲莪永远刻骨铭心啲人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宰着莪一生啲命运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想逃离这个世界    潜入无边宇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抛开世俗     却又无法割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信仰啲救世主啊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要抛弃莪......这个苦人儿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(以上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~~~谢谢观赏)        
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09/2/9 1:01:20

5分钟教你学会唱<我的野蛮女友>韩文版

【歌名】I believe
【演唱】申承勋
【专辑】电影《我的野蛮女友》
I believe 《我的野蛮女友》
   I believe  哭单GIU太有几妈
    一带路    一表龙啊你卡球
    I believe   哪亿GI五龙GI啊
    袖口谋里 杜辣哦BOU李扣球
    目睹其哪嘎 哭GI呀艘嘎艘
    内旮旯录啊普给秒秒 卢姆的嘛的就
    妈妈COOL欧积压KI录 裤带吗龙
    幕幕哦吸纳 秒啦给都哪就GI陆
    ON贾嘎达西路啦哦 裤带龙宫啊GI一
    纳米工艺GI呀
    KI大留给有 吗妈苦地遥遥吗~~哈球
    I believe内该啊怕啊嘎吧
    古代录 募集游牧dei改球
    I believe葫芦录带路牡蛎
    哭嘎大喜 内盖古有就该球
    
    加固网球NO 哪龙改艘嘎艘
    裤带谋艘斗笠斗殴啦 卢姆的嘛的就
    
    妈妈COOl欧几呀KI陆 裤带吗龙
    幕幕欧吸纳 票啦给杜哪就GI陆
    ON贾嘎达许录啦哦 陆带拉拢共啊GI一
    纳米工艺GI呀 Ki大留给有
    妈苦地遥遥吗~~哈球
    
    妈裤带啊给邱翼赛桑多 已拉开幕布朽木几
    哭哈鲁阿楼艘 一尺~陆目录哪嘎秋季吗
    一掐李岚几KI给有~~
    
    哭乃啦以有吗目录 妈也嘎冷
    KI打印接洽~求姆尼和木呷改球~~
    萨拉嘎以有吗目录 都啊不嘎吸纳大鼓~~
    哦已故以求杜 KI达六给有
    妈苦地遥遥吗~~哈球 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查看原文┆评论(1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07/7/27 17:18:23

    不知不觉中,我在魏塘一小已经过了三个年头了。哎~真快呀!我和班里的同学相处得还是蛮融洽的。记得刚刚来到这里时,我才10岁。面对这么多的新同学和新的环境,作为刚刚三年级读完的我来说有点害怕。不知为什么,就是害怕。还好,我的适应能力比较强,很快就和同学们认识了。

    三年,竟然一眨眼就过去了!现在要面临毕业了,我真舍不得啊~舍不得同学,舍不得老师,舍不得学校。我的眼眶润湿了。为什么时光老人走得这样匆忙,这样快。我真希望时间就此暂停,不要再流逝了!

    哎~“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”,到了今天,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就像张栋梁的那首歌的词一样,“但是天总会黑,人总要离别,谁也不能永远陪谁”,对,同学不可能永远相伴。所以,我希望在最后几天里,把他们的名字,他们的笑容永远珍藏在同学录中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再见了同学们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见了老师!

        再见了,美丽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魏塘一小!

查看原文┆评论(2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07/7/2 12:00:49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影音动漫)┆发表于 2007/4/8 13:49:06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影音动漫)┆发表于 2007/4/8 13:34:15

        又过了数月,王召玥到大厅议事。

  “玥儿,最近凡间成立了一派魔教,他们无恶不做,有理不容。故派你前去灭魔,希望你能不负重望,胜利归来。”

  “是,儿臣遵命。”

  临走之前,王交给玥一把雕着百合花的剑,并叮嘱她照顾好自己。王送玥时候的眼神很奇怪,眼神中有哀伤,有怜爱,还有无奈。

  不几天,玥得到魔教三天后就会来攻城的消息。

 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无双城中的每个人都准备以死相拼。他们料定无双城会有一场血战发生。

  残阳如血。

  在离无双城几里远的一大片竹林中,玥静静地闭目坐在那儿,身边放着那把百合剑。

  天空飞过一群鸟,杀,杀,杀,它们叫道。

  远处,扬起阵阵烟尘。无数魔物从山头冲下,如炽势的岩浆一般,势不可挡。

  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飘然而起。

  她,如一道不知从哪里来的光,如一阵没有归宿的风,吹扫在那群魔物中。她此时似乎没有了思维,只是听到风在耳边缠绕、呐喊,杀,杀,杀。突然,往日她与萧在一起时的事情又出现在她眼前:他与她在百合花丛中嬉戏,他给她的那个没有实现的诺言······一切又在瞬间小时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没有发生过。

  怒吼的风卷来乌云,刮下雨点。

  当第一滴雨点打在玥脸上时,她把剑刺入了魔主的胸膛。

  玥缓缓地睁开眼。

  魔主的面罩悄然落地,一张苍白而熟悉的脸印入她的眼帘。

  一滴泪划过脸庞。

  萧,怎么是你?

  玥最后的意识落在萧倒下时温柔如故的眼神,但温柔中又夹杂着一点点忧伤······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07/3/31 17:09:31
给我留言
您的称呼: 您还未登录 悄悄话 [插入表情符号]
验证码: